图片 3
军事历史

如何在中国实行义务兵役制呢,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

原标题:中国近代国防的蓝图——《军事计划》(二)

北洋政府的兵役制度 北洋军士兵来源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22/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北洋军队
北洋政府时期,采用募兵制。1915年制定《暂行陆军征募条例》,将兵役分为常备、续备、后备、国民4种,但并未执行。各军阀往往自行募兵,不守定制。国民党政府成立后,仍沿用募兵制。
北洋政府时期,北洋军的兵源主要有三。 第一种是募兵制,主 …
图片 1北洋军队
北洋政府时期,采用募兵制。1915年制定《暂行陆军征募条例》,将兵役分为常备、续备、后备、国民4种,但并未执行。各军阀往往自行募兵,不守定制。国民党政府成立后,仍沿用募兵制。
北洋政府时期,北洋军的兵源主要有三。
第一种是募兵制,主要招收青年农民入伍当兵。由于当时社会经济发展极为缓慢,剥削严重,导致大量农民离开土地,而中国近代工业又非常之少,吸纳不了大量农民加入工人队伍,因而应募当兵也成为当时农民的一种“出路”。连年的战争使经济更加凋敝,同时也对兵源的需求不断增加,因而当时募兵制是北洋军补充兵源的重要手段。冯玉祥在陕西就任第16
混成旅旅长时,就曾派人到冀、鲁、豫偏僻农村,招收大量贫农子弟入伍。
第二种是征兵制,计丁抽兵,带有强迫性质。此制从清末新军建立时即开始实行,延续至民国。但是由于各派军阀势力彼此消长,很难有一个固定的稳定的地方政权,因而征兵制碍于条件所限很难实行,并不普遍。
第三种是收编制,就是将其他军阀势力的军队和土匪、民军武装收编为己有。这在民国早期是最常见的一种扩大军队的方法。一次军阀混战后,各军阀势力的力量对比就会发生巨大变化,主要就是依靠这种收编军队的方法。如直皖战争后,直系军队的力量极大扩张,就是因为收编了皖系的军队。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和冯玉祥的国民军实力大增,也主要是因为收编了直系的军队。由于军阀之间的混战,各部队的渊源、利害关系错综复杂,因而只要许以好处,晓之利害,在战争中阵前倒戈者比比皆是,实为民国早期一大奇观。
教育训练制度
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的军事机关均颁发过《训练大纲》、《操典》、《教范》、《阵中要务令》等,但大多没有实行。训练内容和要求大都由部队长官自定。许多部队实际是不练之师。但各类军官学校比较正规。陆军军官教育分养成和深造两级:培养初级军官的陆军军官学校和培养高级军官的陆军大学。国民党政府时期还设立了步、骑、炮、工等兵科学校,作为养成和深造之间的进修教育。海、空军分别设有海军学校和航空学校。此外,还有一些培养技术军官的军医、测量、军需、兵工等学校。抗日战争末期,成立国防研究院,以培养陆、海、空联合作战的高级指挥和参谋人员。中华民国时期各军校大多袭用日、德、美等国军队的教材,聘用一些外籍人充任教官。
后勤补给体制
陆军以战略单位为供给单位,直接向陆军部请领,运输自行解决。海、空军按建制下发。1933年,军事委员会设兵站总监部,负责作战部队军需品的补给运输。抗日战争期间,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部在各战区、集团军作战地域设兵站机构,负责各军、师的补给,由辎重部队运送前方。国防部建立后,由联合勤务总司令部设立的补给司令部和各省区供应局向前、后方各部队补给。

图片 2

蔡锷,字松坡,将军府昭威将军

(接上期)

五、推行义务兵役制是加强军队组织建设的根本。早在日本留学期间,蔡锷在涉猎西方近代战争史的过程中,就认识到兵役制度对战争的胜负具有重大的影响和作用。为此,他对中西的兵役制度进行了比较研究。他认为,班固《汉书》上记载的殷周以井田制为基础,“有税有赋,税足以食,赋足以兵”,“是以除老弱不任事之外,人人皆兵”的民军制,“与今日欧美诸强国殆无以异”。而汉代、北齐的征兵制也“与斯巴达之国制颇相仿佛”。但中国自“唐、宋以降,始专用募兵制,而国民皆兵之制扫地矣。民既不负捍卫国家之义务,于是外虏内寇,而中夏为墟,数千年神器,遂屡为异族所据”。通过对1793年法国抗击以英国为首的反法联军战争、1813年普法战争等近代西方战争实例的分析,蔡锷指出,“近百年来,为一切政治之原动,而国制组织之根本者,则立宪制度是也。为一切军事之原动,而国军组织之根本者,则义务兵役制也。新国家之有是二者也,犹车之有两轮,鸟之有两翼。”从未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需要出发,蔡锷积极主张融合西方近代兵役制度长处和中国古代民军制、征兵制的精华实行义务兵役制。在他看来,与当时中国实行的募兵制相比,义务兵役制至少有两大好处:其一,“义务兵役者,聚国民而为一大团体”,使人人都有保卫国家之义务。这样一旦发生战争,就有充足的后备兵员予以补充。其二,是解决国家军费有限而又要训练出大量有水准的军事人员这两难问题的有效途径。因为实行义务兵役制,可以用“养一兵之费,更番而训练之,能者归之野,更易时新。以二年为期,则四年而倍。十年五倍之矣”。这样就能“以少数之经费得多数之军队,又能不失其精度是已”。所以,“佣兵者,以十年练一人而不足;征兵者,以一费得数兵而有余也”。如何在中国实行义务兵役制呢?蔡锷参照近代西方各国的做法,提出三方面建议。

第一,国家要颁布有关法律,对兵役的种类和服役的期限作出明确的规定,并予以强制实施。他认为,“民非强迫不肯服兵役,国亦非强迫不能行征兵也”,因此建议国家制定有关法律,具体规定为:凡国之男子,除处重罪之刑者和残废者之外,自十七岁迄四十七岁,皆有服兵役之义务。兵役分为常备兵役、后备兵役、补充兵役和国民兵役四种。常备役七年,其中前三年为现役,后四年为预备役。现役者,自满二十岁者服之,征集于军队中受正规军事教育,三年后退归预备役,返之乡里,每间一年于农隙后召集复习,以备战时之召集。后备役十年,以满预备役者充之,战时在后方从事修铁路、占领地、守护兵站线、护送武器弹药、镇压土匪等工作。补充役十二年,以未能服兵役之壮丁充之,于农隙时征集并施以短期军事教育,战时视其年龄之大小,或编入守备队,用之于后方,或编入补充队,以为第一线伤亡病失之预备。国民兵役分为第一国民军,第二国民军。第一国民军,以满后备役及补充役者充之。第二国民军以其他未受军事教育者充之,当国家处于危急存亡之际,兵力不敷之时召集之。

第二,国家要设立各级专门行政组织机构,从事征兵工作。他建议,全国征兵机构自上而下分为中央、军区、旅区、征募区四级,其中中央征兵官由陆军及内务之行政长官兼之,军区以下的各征兵区域与地方行政区域相同,征兵工作负责人以当地的军事长官与行政长官担任。蔡锷认为,这样既有利于密切军民关系,又有利征兵工作开展,还有利于士兵之间的团结。

第三,国家要明确征兵行政机构应从事的事务,确保征兵工作顺利进行。蔡锷认为,征兵具体分为征集事务、召集事务和监视事务。征集事务细分为准备、分配、检查、征集等四项。所谓准备,就是全国自上而下摸清适龄青年人数;所谓分配,就是国家根据年度征兵计划和各地适龄青年人数,确定各地应征人数;所谓检查,就是对应征对象进行体检,挑选出符合条件的人员。所谓征集,就是确定可以服役的人员,编入相应的部队,并予以公布,定期到征募区集中,由各部队派员迎接。

召集事务分平时之准备和战时之实施两类。所谓平时之准备,就是“政府示其召集之要纲,以颁诸军,军长准之,定其召集之人员,以颁诸征募区司令官,区司令官乃订成各县之召集名簿及召集令,以送之县,县别存之。召集令者,一人一纸,记其姓名、住址、召集之地点,惟时日则空之,以待填也。而凡交通之关系,旅行之时日,集合之地点,监督指挥之人员,无一不预为计画,以免临时之周章也”。所谓战时之实施,就是“元首以动员令行之,政府以颁诸军,军以颁诸:(一)地方长官,(二)各宪兵、警察队长,(三)各部队长,(四)征募区司令官。区司令官以达诸县,县记载其时日以颁诸村,村以达诸各人。各人之受令也,乃按照令内所规定之时日、地点、道路,以至于召集事务所。各部队先期派员迎之,率以归于队,而地方官吏及警察、宪兵同时布监视网,以监督之,防逃役也”。

监视事务分为入伍前之监视和退伍后之监视。所谓入伍前之监视,就是“人民自十七岁起,即有受监视之义务,如迁移必须报告本区,旅行则必得许可是也”。所谓退伍后之监视,一为复习,将退伍人员复召之入伍,进行训练,以期不忘。训练时间在预备役中至少二次,后备役中至少三次,每次必于农隙期自三周至六周不等;一为点名。就本地征集之兵役,检查其体格及执业,以验其适于军事之程度。“此皆所以为战时召征之准备也”。此外,为了使义务兵役制达到征之能来、来之能教、教之能归、归之能安、临战召之即至的效果。蔡锷还提出,国家要相应整理地方行政机关、改良军队教育和注重发展国民经济。

在中国军制发展史上,蔡锷是第一位全面阐述义务兵役制度的军事家和政治家。1840年鸦片战争后,清政府中一些头脑清醒的王公大臣曾发起了一场以促进中国军事近代化为主要目的的洋务运动。但在“中体西用”思想的指导下,洋务派所进行的军事改革仅限于引进西方枪炮和进行某些西式操练等方面,而对作为军事改革不可缺少的重要方面的兵制改革却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因而未能建立起适应近代战争需要的新兵制。正当清军兵制发展停滞不前之际,日本却出于对外扩张的需要,在考察学习西方兵制的基础上,于19世纪70年代颁布了《征兵法令》,进行了全面的兵制改革,大大增强了军队的实力,为发动侵华战争并在甲午战争中获胜奠定了强大的军力基础。就某种意义而言,甲午战争是一场先进的义务兵役制度必然战胜落后的募兵制度的战争。因此蔡锷主张改革中国兵役制,实行义务兵役制度,对于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适应近代战争发展的需要,对于中国在未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图片 3

蔡锷:《军事计画》

六、改革军队编制是增强军力的必然选择。军队的编制关乎军队的强弱,是军队建设的重要方面。合理的军队编制是战斗力的倍增器,不合理的军队编制往往导致整个军队的覆没。蔡锷深谙此道。在广西编练新军之时,他就为当时军队编制的混乱大伤脑筋,曾对石陶钧说,新军编制畸零,往往是号称一标(相当于一团),实仅一队,这样下去,“殊不足以垂久远”。因此,在《军事计画》中,蔡锷专门研究军队编制问题。他认为,军队建设“人至众也,事至烦也”。在这种情况下,要实现“统率于一人意志之下,若身之使臂,臂之使指”的功效,必须讲求组织之法。“所谓军事之组织者,编制是也”。他以木燧为例,形象地道出了编制的重要性。他说:“一木燧,至微也,至轻也,至便于取携也。置百万燧于此,而欲以一手携之,将何道之从?于此有术焉:每百竿则箧之以匣,每百匣则包之以纸,每百包则匡之以箱,而系之以索,一手举之耳。”因此,他认为,军队编制的目的,就是通过“众以部分,事以类合,分合得宜”达到“人与器合”、“兵与兵合”、“军与军合”、“军与国合”。

从西方近代军队编制的发展和中国军队适应近代战争的需要出发,蔡锷提出了改革全国军队编制的方案。他主张全国军事力量应由五个方面组成。一是以常备役为主体的野战军。这是“国中之最良之质,负最重之任,以从事于野战者也”。二是以后备役为主体的守备军,“所以守卫国内及占领地。若野战军不敷用,则以守备军助之”。三是以补充役及开战年度之新兵为主体的补充军,“所以备野战军、守备军之死伤疾病,欲维持其兵力不少衰者也”。四是以民兵役为主体的国民军,“当存亡危急之时,则召集以当国内守卫之任者也”。五是以常备军为主体的特种队,“所以任技术上之专门任务”。蔡锷认为,国家有此五种军事力量,“于是有战于外者,有守于内者,有维持于后方者,有应变于临时者,而国乃可言战”。

与此同时,蔡锷以“部分”和“类分”两种方式详细阐述了野战军的编制大纲。以部分,野战军由军、军团、师、旅、团、营、连自上而下组成。“军”是“一战役中能独立,专任一方面之战事”的军事组织。其所统军团之数,至多不得过六个,由军司令部、野战军团(二个以上)、骑兵师(一个以上)、兵站部和铁道队、电信队、飞机、要塞、炮队组成。“军团”是“能独立作战之最小单位”。其组织编制,平时即定之,非若军之编制,临战而始有。军团各有补充之区域(即军区制),故名之曰战略单位,其人数以三万人为准,由军团司令部、步兵师(二个以上)、骑兵或炮兵之一部、工程队一营和辎重组成。“师”是“能终始一战斗的军事组织”,“其要在使各种兵(步、骑、炮)能互相为用,而发扬其最大之威力”,由司令部、二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一个炮兵旅、一个工程连和轻便辎重组成。“旅”是各兵种之最大团结也。有步兵旅、骑兵旅、炮兵旅等。

以类分,野战军由司令部(指挥作战)、战列队(实行战斗)、辎重队(接济军需)和兵站(联络后方)四个部分组成。蔡锷指出:司令部是军队之神经系统,军队按其小大等级,各置司令部。其编制上的原则,一是部中不得置两首长,即进言于首长之前者,只准一人;二是司令部之幕僚,以愈少愈妙。“人少则下忙而上闲,责任专而分业定也,人多则下闲而上忙,议论杂而人事烦”;三是司令官以闲静为治事为要则,“闲静者,不亲小节之谓”。战列队是实际担负战斗之任务的军事组织,以各兵种能各竭其能,互相为用编制的原则。步兵之长,在用其广而富于独立性,能远战(火器),能近战(白刃),能攻能守,能不受地势天时之限制。最后胜负之决,首在步兵。其编制之最大者曰旅。一旅二团,一团三营,一营四连。连以二百至二百五十人为率,图使用之便利,分为三或四排,各以将校长之。骑兵之长在其速力,然能攻不能守,虽负枪能远战,而非其本能也。故除袭击外,则于侦探、通信诸勤务最为适宜。其最大之编制为旅。一旅二团乃至四团,一团三连乃至五连。一连以五十骑为率,为便利计,分为四排,以将校长之。炮兵之长,在其大炮之远射力,及其弹丸之破坏力。然能远战不能近战,故不能决最后之胜负,而最适于为决战之准备。运动困难是其一短,各国近日则交通日便,技术日精,而火炮之威力亦放大。其最大之编制亦为旅。一旅二团,一团二营或三营,一营三连,一连之炮兵,以六门或四门为率。凡计兵力,步以营计,以千人为标推。骑兵、炮兵以连计,骑兵以骑计,炮以门计。此外则各种技术队,如工程、电信等类,则架桥、造路、筑垒、通信等勤务,其最大编制以营计。辎重部队是随作战部队运动,并为其提供弹药、粮秣、医药和器具等军用物资的团体。每一军团辎重部队的编制为一弹药纵列,辖两个弹药营;一辎重纵列,辖两个粮秣营、三个卫生队、十二个野战医院、一个马厂和两个炊具纵列;一架桥纵列。兵站是军队与本国之联络机关,主要承担输送野战军一切需用物品及人马于战地,还送一切不用物品及伤病兵于本国,为往来于兵站之间的军事人员提供医疗、食宿、物资等方面的服务,保护、修理、建设本区内之交通线和管理本区内之地方行政事宜等工作。兵站的编制分为兵站监部、兵站司令部、兵站诸队、兵站诸厂、兵站诺纵列等五个系列,每个系列又根据其任务细分成若干部或队。如兵站监部辖本部、兵站宪兵部、兵站军需部、兵站军医部、兵站兽医部、兵站法官部、兵站电信部等七部;兵站各队分兵站守备队、兵站铁路队、兵站通信队;兵站各厂分野战兵器厂、卫生材料预备厂、野战被服厂和预备马厂;兵站各纵列分为兵站车辆纵列、兵站仓库纵列兵站粮食纵列、兵站炊具纵列和兵站弹药纵列,等等。

在提出军队编制方案的同时,蔡锷认为,“军制与国制之关系有若唇齿”,“军事之组织有恃乎国家之行政能力”,因而主张根据军制与国制相一致的原则,依国家行政区域设立军区,实行军区制,使行政官与军政官同心协力,军队与地方互相结合。这样,“司令官及军需官于战务一定之制限内,有自由处分之权利,不必仰中央之指挥”,“军队乃有其根据,可以生生不绝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