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军事主题

东北国共两军之间爆发了一场主力之间的决战,有个国民党兵在壕沟里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叫喊

图片 1

  
这时,对峙的双方在战壕里互相对阵叫骂,并用冷枪对射。第8连有一个班被敌人火力压制,撤也撤不出来,进也进不去,处境很危险。郭教导员十分着急地说:“小迟,你们掩护好,我到前面去看看。”说罢,弓着腰沿着壕沟向前面跑去。

1946年6月,以国民党军进攻中原解放区为标志,规模宏大的解放战争拉开序幕。战争爆发初期,国民党军硬实力明显强于解放军,统军将领中也不乏人才,但最终却一败涂地。

  为了把国民党兵的嚣张气焰压下去,教导员在前沿一边指挥还击,一边组织部队对国民党兵喊话。有个国民党兵在壕沟里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叫喊:“共军弟兄们,我们是新五军,快投降吧,我们的坦克马上就要开过来了。”这一下激怒了郭教导员,他火冒三丈,头探出壕沟,跳起来对着敌人大骂:“你们这些国民党的龟儿子、王八蛋,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你们算什么东西?老子是百战百胜的解放军,什么时候投降过?你们赶快投降吧!”国民党兵“嗖”地一梭子弹打过来,击中了郭奎武的左胸,他当即倒在血泊中。我和几个战士匍匐着把他拖进战壕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我拼命喊:“教导员,教导员!……”他刚才还活生生地和我说话,现在却永远地合上了眼睛,我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我命令全连一齐开火,把对面壕沟里露头咋呼的几个国民党兵撂倒了。

黄埔一期毕业的杜聿明是国民党将领中的佼佼者,回顾其在解放战争中从善谋将军到悲情将军的曲折历程,有助于分析探究国民党失败的原因,也能够给今日我军以深刻鉴戒。

  解放后,每当我去瞻仰烈士墓地时,总会想起郭教导员和我谈话的情景,想起那些与我一起战斗,在我身边倒下去的战友。当我看到修葺一新、绿树葱葱的烈士墓地时,心里感到安慰;当我听到随意拆迁、破坏烈士陵园的事情时,心情异常沉重。我们不能忘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千千万万烈士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四平之战,“善谋将军”的奇谋

  淮海战役一共打了66天。我军以60万人,打败了近80万的国民党军。这次战役规模之大、时间之长、歼灭敌人之多,不但在中国战争史上,乃至在世界战争史上都是少见的。我们取得这样伟大的胜利,首先是由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英明决策,和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的出色指挥,及广大指战员的英勇战斗。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反动腐败的蒋介石集团彻底丧失了民心,而共产党和解放军赢得了全国人民衷心的拥护和支持。淮海战役我军参战部队60万人,而参加支前的老百姓就有500多万人。真是车轮滚滚,轰轰烈烈。陈老总说得好:“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在国民党部队当兵的,很多是抓壮丁抓来的,他们不愿意为蒋介石卖命。可是被我们俘虏后,通过诉苦教育,知道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马上拿起武器,和我们一起战斗,而且奋勇当先,有很多在战役第一阶段被俘的,到了第三阶段就当上了班长。那时国民党军有飞机,有坦克,有大炮,武器装备比我们强得多,但是我们靠军民团结、官兵团结的合力,打败了蒋介石。我们党来自人民,植根于人民,坚信人民群众是真正英雄的历史唯物主义观,是永远不能丢的。这也就是今天我们倡导的以人为本的精神。

1946年春季,在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东北国共两军之间爆发了一场主力之间的决战,这便是著名的四平保卫战。

  (作者为中共中央原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上将。)

由于此战关乎东北之归属,国共两军都志在必得。中共中央严令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我军必须阻止蒋军于四平街以南,并给以严重打击”,并明确提出,“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于四平南北地区,举行数次大的战役决战”。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东北民主联军向四平调集主力,决心不惜代价予以坚守。国民党军则以精锐的新1军和71军为主力,对四平实施弧形包围。这两支部队都是在抗日战争滇缅战场发展起来的主力,其中新1军尤其战斗力强悍,曾在缅北连战连捷,令日军闻风丧胆,时称“天下第一军”。

  相关链接 淮海战役资料

图片 2

  1948年,在解放战争发展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决定采纳粟裕的建议,以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等60万兵力,联合举行淮海战役,全歼国民党军主力于淮河以北、陇海路以南、平汉路以东地区。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一指挥淮海战役。

杜聿明肖像

  时间: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共66天。

4月18日,四平保卫战爆发。国民党军不断发起凶猛进攻,但在东北民主联军的顽强防守下收效甚微,到4月底时,战局完全进入对峙状态。就在这时候,一位国民党军将领的出现,打破了整个战场上的僵局,此人便是时任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

  整个战役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48年11月6日,华东野战军分路南下。8日,国民党军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万余人战场起义。10日,我军把黄百韬兵团分割包围于徐州以东的碾庄地区。经过10天逐村恶战,至22日全歼敌军10万余人,敌兵团司令黄百韬自杀。同时,中原野战军为配合作战,出击徐(州)蚌(埠)线。11月16日,攻克宿县,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

四平保卫战前,杜聿明因病住院,前线战事主要由副司令长官郑洞国指挥。4月下旬,杜聿明身体好转后,很快把目光投向四平战场,并迅速提出了一个全新的作战方案。当时国共两军除在四平地区大战外,还在本溪方向激烈交锋。杜聿明分析认为,两个方向同时用兵效果不好,如果调整部署,首先集中兵力拿下本溪,而后挥师四平,一定可以收到奇效。

  第二阶段:11月23日,中原野战军在宿县西南的双堆集地区,包围了从华中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12个师。28日,蒋介石被迫决定徐州守军作战略退却。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撤至蚌埠,副总司令杜聿明留在徐州指挥。12月1日,敌弃徐州向西南逃窜。4日,华东野战军追击部队将徐州逃敌包围。6日,敌孙元良兵团妄图突围,即被歼灭,孙元良只身潜逃。同日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集中9个纵队的优势兵力,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经过激战,至15日全歼敌12万余人,生俘黄维。此后,为配合平津战役,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对杜集团围而不歼,部队进行了20天休整。

从4月28日开始,杜聿明集中5个师约8万人,在空军支援下猛攻本溪,很快获得胜利。之后杜聿明迅速调集主力北上四平,其中战斗力最强的是与新1军齐名的新6军。从5月15日开始,国民党以总计10个师的兵力,在大量坦克、重炮和飞机配合下,分三路攻击四平。在此之后,四平战局急剧恶化,东北民主联军被迫于5月18日主动撤出四平。杜聿明则率军一路紧追,接连占领长春等要地,把东北民主联军主力赶到了松花江北岸。

  第三阶段:1949年1月6日至10日,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经过4天战斗,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共30万人,俘获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李弥逃脱。

四平之战,杜聿明凭着独有的军事智慧,深入把握战争规律,及时调整军事部署,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打破僵局,改变了整个战役的进程。经此一战,杜聿明不但为国民党在东北的扩张立下汗马功劳,也把其“善谋将军”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四平之战是杜聿明解放战争期间最精彩的一次亮相,但此后“善谋将军”的运气便急转直下,再也无法获得任何战略性的胜利。1947年夏季,羽翼丰满的东北民主联军卷土重来,内外交困的杜聿明一败再败,最终灰溜溜地离开了东北。

  解放军参战部队: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和华东、中原军区的部队,以及冀鲁豫军区的部分部队,共约60万人。

图片 3

  我支前民工:包括随军民工、二线转运民工和后方临时民工共计543万人,担架20.6万副,大小车辆88万辆,挑子35.5万副,船只8500艘,汽车257辆。由后方向前线运送弹药730万公斤、粮食2.15亿公斤,由前方向后方转运伤员11万余人。

蒋介石与杜聿明合影

  国民党军参战部队: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的黄百韬、邱清泉、李弥、孙元良4个兵团,和冯治安、李延年、刘汝明、周岩4个绥清区部队,连同从华中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以及战役期间自东北战场撤到蚌埠的两个军、自长江中游增援到浦口的两个军,总兵力近80万人。

大决战前,主动进攻计划的破灭

  战果:歼灭和争取起义、投诚国民党军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共55.5万余人,击毙兵团司令黄百韬、邱清泉,俘虏“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兵团司令黄维,使蒋介石在南线战场上的精锐部队被消灭干净,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和中原广大地区,使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1948年8月,国民党军刚刚遭遇豫东战役的大败,中原地区大变在即。与此同时,东北地区解放军厉兵秣马,南下北宁线的作战(即后来的辽沈战役)即将全面展开。意识到形势危急的国民党军统帅部在南京召开军事检讨会议,考虑到时任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昏聩无能,蒋介石重新启用得意弟子杜聿明,任命他为徐州“剿总”副总司令以加强徐州方面的指挥。

  在淮海战役中,我人民解放军伤亡13万余人。 (来源:文汇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