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主题

United States还第三次向叙华雷斯的,叙比什凯克主题材料就疑似一块

  刚刚在联大经历完与奥巴马的不愉快会谈,普京便发出了出兵叙利亚、直接空袭ISIS的命令。俄罗斯的行动,打乱了美国的既定战略部署,奥巴马政府被迫积极回应,外部大国更深度介入叙利亚问题的格局基本形成。
本来,对于正忙着积聚政治遗产的奥巴马来说,叙利亚问题就像一块“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在政治议程上把该问题的位置提前,还不如稳中求进慢慢打。

尽管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依旧坚称,“我们没有输”。当地时间10月27日,美国更公布了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最新军事调整,包括加大空袭力度,考虑派地面部队参与行动。与此同时,美国还首次向叙利亚的“盟友”伊朗发出邀请,共商如何结束叙利亚内战。但种种现实却都指向美国早已输的足够彻底。  无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一声令下,俄罗斯空军9月30日起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ISIS)发起空中打击,当天请求,当天批准,当天开打,雷霆之速让美国望尘莫及。还是一再谴责俄罗斯空袭目标不仅限于ISIS,还包括西方支持的温和反对派,目的是为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后,美国最终还是要为保证“安全距离”低下头来,于10月21日同俄罗斯方面达成空袭叙利亚备忘录。乃至于屡屡强要阿萨德下台,却又表示“可以商量”。  即便没有今天俄军的迅猛攻势相较,从美国的步步后退当中并不难窥,屡屡错失机会的美国难掩输掉叙利亚的现实。  寄梦颜色革命终成空  2011年,一个突尼斯小贩之死迅速点燃了中东颜色革命的导火索,埃及、利比亚等国竞相被卷入其中,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世界无不希望籍此结束中东的强人政治,萨达姆、卡扎菲等人也正是因为此被迫纷纷走下高台。叙利亚乱局,亦是“阿拉伯之春”的成果之一。  “阿拉伯之春”疾风凛冽之下,2011年年初爆发的叙利亚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之间的冲突,从一开始便被西方打上了另外一场“颜色革命”的标题。美国更是很早便介入到了这一问题,明言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试图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叙利亚内战爆发仅仅数月之后,奥巴马便于当年8月18日明确要求阿萨德下台,同时宣布对叙利亚实施严厉制裁。  只不过,“阿拉伯之春”带来的飓风虽在叙利亚的土地上打了个旋,却并没有如美国所料想的那般,产生真正“积极”的后果。几番辗转之后,当“阿拉伯之春”成了人们口中的“阿拉伯之冬”,阿萨德政权反成为了唯一一个硕果仅存的前“之春”领导人。而当其于2014年7以88.7%的超高得票率赢得连任,在就职典礼上宣布“阿拉伯之春”已经结束。这样一种结果对于寄希望颜色革命颠覆阿萨德政权的美国而言,莫不是巨大的尴尬。  强划红线错失主动权  寄希望于“颜色革命”以及叙利亚反对派颠覆阿萨德政权不成,奥巴马政府之后便转而向叙利亚摆出一副更加冷冰冰的面孔,并试以强压方式迫使阿萨德下台,甚至不惜划下动武红线。  2012年8月20日,奥巴马曾宣布了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著名的“化学武器红线”,言称“如果叙利亚政府对反政府武装人员动用化学武器,美国不排除采取军事行动可能性”。但是,一方面美国根本拿不出叙政府动用化武的有力证据,来为自己的行动提供合法性支持。而在另外一方面,事后尽管有证据显示叙利亚确实有越过雷池,奥巴马政府却并没有当初发出誓言时的那般“勇敢”。  当奥巴马政府怯懦地从最初不确定打击时间,再到后来宣称要国会投票。在俄罗斯发出“化武换和平”的提议后,更是急不可耐地马上迎了上去。美国虽借此为自己难以兑现“诺言”找了个台阶,更因此免于陷入又一场与中东国家的战事,不过其却也因此痛失了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主动权。34feb5089c2f072a46336fd5d0bc89e4_w.jpg  半心半意的代理人战争  且就在美国使出万般手段,试图推动叙利亚“变天”却不得之际,其在叙利亚问题上发起的“代理人战争”,最终也是难逃陷入弄巧成拙的窘境。  ISIS在中东崛起,在很大程度上被人们归于美国责任。然而,如果说情报网遍布中东的美国对于ISIS的崛起全不自知,显然难以令人信服。那么,美国的真实考量究竟为何?一来,“9?11”后小布什主政下的美国接连发动两场中东地区战争,再加之紧随其后的金融危机,无论是财政支撑还是民意舆论都已成为美国难以承受之重。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上台后致力于从中东抽身,依托再平衡战略将目光转向蓬勃发展的亚太地区,更无暇西顾。除此之外,鉴于美国一直将阿萨德政府视为必须要推翻的洪水猛兽。  美国对于ISIS前身——“叙利亚胜利阵线”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采取了不闻不问甚至有限支持的态度的真实原因,更多的是因为其将当时尚可控的这一组织视为可利用的工具,以及打击阿萨德政权的代理人之一。当时的美国显然不曾设想,叙利亚反对派及“叙利亚胜利阵线”虽得到了源源不断的支持,但一盘散沙终究斗不过俄罗斯支持下的叙利亚政府军,阿萨德仍稳坐高位。其自身对于恐怖组织的支持,反纵容了ISIS的肆意崛起,以及此后越发的不可收拾。  而今,尽管2014年8月美国便组织起来国际联盟对ISIS实施打击,但半心半意的军事行动,再加上同盟的离心,不仅令美国越来越偏离其最早规划的反恐蓝图,更将美国在叙利亚的失败推向又一个“高潮”。  回观一年多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盟军对于ISIS的打击,往往“雷声大雨点小”、言语谴责大过实际行动,美国的参与心不在焉,从最开始便决定了这场战事的先天不足。9月14日,获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自由军”的一名指挥官,在其辞职信中透露,美国在训练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时要求这些接受训练的战士只能攻击ISIS而不能攻击阿萨德政府军,成为自由军招募兵员的巨大障碍。  另外,盟军内部共同利益的缺失和作战目标的差异,让本应乘胜追击的地面战场已然变成了各方军事惜力、政治角力的决斗场。包括“大逊尼派区”与“大什叶派区”之间的教派矛盾在内的诸多因素,更是成为中东各参与国决定“帮谁打谁”问题时的基本参照物。美国主导的打击ISIS国际联盟近段时间以来越发呈现分崩离析之势,  不仅美国艰难扶持起来的现伊拉克政府,在俄罗斯开始其军事介入的第一时间便宣布将与俄罗斯、伊朗、叙利亚政府一起建立信息和情报合作共享中心。埃及公开对俄罗斯的叙利亚反恐行动表示理解和支持,10月5日阿富汗第一副总统多斯塔姆(Rashid
Dostum)访俄强调“期待俄罗斯与阿富汗在这一问题上能够展开更进一步合作”,甚至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10月9日都发声“欧俄关系不能由美国主导”。海湾国家不顾美国“克制”要求地为地区局势火上浇油,以及加拿大信任总理上台后随即表示有意愿退出空袭,都同样令美国难堪。  当人们感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迅猛攻势时,美国在叙利亚愈发显得大势已去。屡屡失利之后,在接下来的打击ISIS行动中,美国越排斥阿萨德政权、反对伊朗参与其中,只能输得越惨。  (欣予
撰写)

  奥巴马政府之所以在叙利亚问题上由强硬大胆变得软弱谨慎,是因为有自己的软肋。数年以来,美国一直不愿实质性地卷入叙利亚多边冲突,只想利用“代理人”达到目的。

  但是,众多反对派中,对于谁是有价值的温和力量,始终看不透。如果无法分清敌友,那么不仅军援会打水漂,还可能落入敌对势力之手。

  俄罗斯的贸然强力介入,乱了奥巴马政府的阵脚。危机之下,奥巴马做出了两项决定:一是命令五角大楼为反对派提供更多杀伤威力大的地面武器。二是加大空袭力度,尤其是加快利用土耳其空军基地的步伐。
美国不努力,叙利亚问题的主导权有可能落到俄罗斯囊中,美俄矛盾的焦点也会离俄罗斯家门口更远。更大的问题是美国在价值观领域的损失。多年以来,奥巴马政府一直在中东地区积极寻找和扶植温和民主力量,想让他们填补相关国家“政权改造”以来的权力真空。与叙利亚类似的行动,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也在展开,但效果总体不彰。

  阿富汗塔利班今年一度重新占领省级城市昆都士,如果叙利亚再失败了,“邪恶”原则和力量将会对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产生重大冲击。
当前,美国不用太担心与俄罗斯短兵相接、局面失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